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老师心理在线

 
 
 

日志

 
 

[转载]曾奇峰精分50讲听课小结  

2016-11-25 13:1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曾奇峰精分50讲听课小结 - 周老师心理在线 - 周老师心理在线

  一、引言

        很幸运能在这个时间遇到这样一门课程。

        首先,我想说的不是课程里的内容,而是观看课程时的感受。在观看曾奇峰课程的同时,我也看了一点霍大同的课程视频。两位老师给我的感受十分不同:

如果说霍大同老师给我的感觉更像一个可以将之理想化的父亲的角色的话,曾奇峰老师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好的客体(母亲)。在看曾的课程时,我感受到了被境映与被照顾、滋养。在讲理论的同时,曾老师举了大量的生活实例,而这些例子很能击透我的内心;此外,大概是因为是要讲给所有想通过网络课程来学习精分的初级学员听,我能感受到曾老师在吐字、表述和语气语调等方面下的功夫,甚至有时我会觉得曾老师表述细致、精确到有点过于啰嗦的地步,而这种”啰嗦”正是母亲般的。

        对我来说,听这样的课程,本身就是一种治愈式的体验了。

 二、大纲

        好,接下来就来说说课程的具体内容。虽然课程一共有五十讲,但是我却觉得可以被划分为九个大的主题,罗列如下:

 第一讲:什么是精分(概论)

第二讲:精分的病理学和治疗理念

第三讲:口欲期,肛欲期和俄狄浦斯情结

第四讲:梦

第五讲:温尼科特与客体关系学派

第六讲:比昂的临床思想

第七讲:科胡特与自体心理学

第八讲:防御机制

第九讲: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治疗设置

 第一讲:什么是精分(概论)

       精神分析的理论,对所有初学学精分的人的说,都是十分晦涩、深奥、难懂。

       对于精神分析究竟分析什么这个问题,曾老师一开讲就做了一个高度精炼的浓缩,三句话和三个词:

1、移情:研究一个人在早年跟父母的关系中是如何形成人格,以及早年关系形成的人格对他成年后的影响。

2、反移情:两个人的关系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部分是是另一个人教会的。

3、自我防御机制(阻抗):在成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自我保护机制。

        如果说精分的理论研究的是人性,那么人性究竟是什么?两个动力,四个轮子。

        如果人性是一辆汽车,这个汽车的原始动力只有两个:力比多(性驱力)和攻击驱力。而这辆车有四个着地的轮子:力比多,攻击性,关系,自恋。其中前两个是”驱动轮”)曾老师称这四个”轮子”叫”一级词汇”,只有谈到这四个”轮子”,分析才算”落地”了。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力比多虽然指的是性驱力,其实涵盖面非常广,弗洛伊德认为,所有能够引起人类产生愉悦感的体验,都与性驱力有关。

        而攻击性的内涵也远比一般人理解的要广,要深:缺乏安全感,容易害羞紧张,抑郁情绪,评价、提问、学习、竞争……都与攻击性有关。例如,自卑就是朝向自身的攻击。

人类的活动,最根本的动力只有两种:性驱力和攻击驱力。对应的本能就是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其实就用”力比多”一种来归纳也未尝不可,因为性行为中带着攻击性,而攻击行为又深藏着抹不去的快感)。这种说法很多人恐怕接受不了,那就换一种看看。能力起源于动力,所以人类的所有能力也可以归结于两种:感受生命所带来的快乐的能力,以及在竞争中战胜一切对手的能力。

        精分究竟在分析什么?归纳下来就是八个关键词:移情、反移情、防御机制、力比多、攻击性、自恋、关系,再加一个潜意识。

       关于精分的理论,还有一点要提的,就是决定论。精神分析师相信,人格决定命运,而早年的经历,尤其是早年的客体关系,则决定了一个人核心的人格。

        精神分析师相信而且研究命运(早年决定论),骨子里是为了抗争命运(改变人格),正如精分研究非理性,是为了让人更加理性;研究童年,是为了让人能够更好的活在现在。从这点来看,精分既矛盾,又统一。

        此外,精神分析让我的脑海里产生了两个意象:一个是锋利的手术刀,一个是浑圆宽大的容器。精神分析在弗洛伊德手中时,像刀一般犀利,但是发展到了客体关系、自体心理学这个阶段,慢慢又化为了承载性的容器。

        曾老师说,精神分析不分析美好,美好只需要被享受,不需要被分析。例如两个人相爱了,我们不用去分析他们的相爱究竟是因为力比多的驱力还是因为自恋,什么都想要分析,就如同看着什么都想用手术刀将之剖开一样,本身就是一种很可怕的心理疾病了。

 第二讲:精分的病理学和治疗理念

这一讲的内容是,精分是如何解释心理疾病,以及治疗的基本理念。

        在精神分析师眼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心理疾病,没有所谓健康的人。

        这原本是精分最被人诟病的观点之一:精分只看到了人不健康的那一面,而看不到积极、健康的方面。现在,对此我有个一个新的理解。

        在有些治疗师(尤其是人本主义取向)眼里,所有的人都是健康的,没有所谓心理病人的存在。认为所有人都健康,和认为所有人的有病,本质上是一样的立场:不将人分成健康和不健康!这种区分本身就是一种分裂,是”贴标签”,是暗示性的催眠。

        凡是做这种区分的治疗师,潜意识里是歧视自己来访者的,他们的内心台词是:来访者是不健康的,需要治疗的病人,而作为治疗师的我是健康的,是不需要治疗的。

        但是精神分析师的观点则是:来访者是病人,治疗师也是病人,来访者需要被治疗。治疗师也需要被治疗(自我体验和成长,督导),二者的不同仅仅在于,治疗师病得没有来访者重,或者治疗师的病与来访者不同,所以治疗师才能够向来访者提供有效的治疗。

        而这,就是一个合格的精神分析师必须首先被分析,被治疗的原因。

精分的这种病理观,或者说人性观,是极度的悲观,也是极度的乐观: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低人一等的心理病人。给所有人都贴上“病人”的标签,其实就等于不贴标签。

        在此基础上,曾奇峰老师认提出,现在临床上给出的带有“症“字的临床诊断,如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等等,绝大多数都是不科学的。

        曾老师的诊断,或者说人性观是:这个世界只有三种人,精神分裂症,人格障碍和有神经症性冲突的人。神经症水平就是最健康的人,完全没有内心冲突的人已经可以称之为“佛“,而不再是凡人了,所以一般的精神分析师不用多做考虑。

        精神分裂症、人格障碍、和神经症三者之间,本身就是一个连续谱,也就是没有绝对的划分边界。值得大家注意的就是精神分裂与另外两个的区别(毕竟精神分裂症在法理上与其他两者不同),就是现实检验。所谓区分幻觉、妄想、以及自知力,说到底都是现实检验的能力。

        人为什么会得心理疾病?

        精神分析师的回答是:成年人首次发病,是在诱因的影响下,童年创伤的延迟性反应。也就是所谓的“强迫性重复”,也就是“移情”,通俗的讲,就是“重复过去,活在过去”。

        由此看来,精神分析认为,所有的心理疾病都是源自早年的创伤。

        那么,精神分析又是如何治疗的?

        在严格的治疗设置下,以及分析师提供的抱持性环境中,来访者出现移情和退行,此时分析师觉察自己的内心,通过反移情(一致性反移情和互补性反移情)理解来访者,然后给出解释(这些解释有针对意识的,也有针对潜意识的),从而改变症状,甚至改变人格。表面上看,是解释在起作用,而实际上影响更大的,是治疗关系。换句话说,精神分析的治疗,就是通过在治疗关系中恰当地对待来访者,以解决来访者早年被不恰当对待(早年不良的客体关系体验)。

        在移情发生的时候,来访者会退行到童年,分析师要做的就是和来访者重走一次童年,用正确的反应将来访者的成长引向正确的道路。用新的关系取代旧的关系,并内化到内心。

        可以说,没有退行就没有移情,没有移情就谈不上精分的治疗。

        要完成这样的治疗,仅仅具备精神分析的理论知识是不够的,如果说,分析师是一面镜子,在照清楚别人之前,首先得确保自己这面镜子上没有太多的尘埃,也就是自身的“移情”,这也正是分析师做自我的体验的意义所在。

 

曾奇峰对抑郁症、强迫症、恐怖症、焦虑症的解读:

抑郁症就是攻击转向自身,是一种恶性的自恋,自杀就是自恋的最高表现形式:刀子都不舍得用在别人身上。

强迫症主要是攻击性和力比多的压抑,强迫性仪式行为是用来隔离情感的。我们发展出症状是为了让我们不要遇到更糟糕的事情。

恐怖是对热爱的掩饰,例如害怕毛毛虫的女孩其实是热爱毛毛虫具有的能唤起潜意识性冲动的一些特征(对此我尚存一些疑问)。而恐高症者在高处往往会不由自主的想:如果我跳下去会怎样?这其实是一种无所不能的自恋——别人跳下去必死,但是我不会。

焦虑分为两种:原始焦虑:害怕边界被突破,自我会破碎,怕死;成熟的焦虑:害怕丧失客体或客体之爱,如考试焦虑,工作压力引起的焦虑等。

 第三讲:口欲期,肛欲期和俄狄浦斯情结

弗洛伊德最初认为,人一生所追求的,就是力比多的满足。而根据满足的不同方式,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五个阶段,而曾奇峰将其简化为了三个:口欲期(0~1岁),肛欲期(1~3岁)和俄狄浦斯期(3岁以后)。

        以前学习弗洛伊德的这些性心理发展阶段理论,只感觉到它们的惊世骇俗,但是听曾奇峰讲这三个阶段,才发觉它们离我的生活是如此之近。

先说说口欲期吧,人的嘴可以用来干什么?除了吃和说话,其实还有抽烟、唱歌、吹奏乐器等等。所有的这些功能都来自同一个源头:吃奶。人类力比多的第一次满足的体验就是嘬奶头。很多人在心烦意乱的时候,都喜欢抽烟,这其实是一种典型的退行,而香烟就是母亲奶头的一个替代品。

口欲期的问题如果得到很好地升华,能发展出极好的演讲才能。对于升华,曾老师给出的定义非常精炼:升华就是象征化。象征化程度越高,表明升华的越好。譬如抽烟和演讲都是象征化的”嘬奶头”,但是演讲的象征化就要更高一些。

等到婴儿断奶之后,就是肛欲期。这个时候,父母往往特别关注孩子的大小便情况。想拉就拉,是除了嘬奶头之外,婴儿的第二大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必须被纳入到父母的控制之下。控制,就是这个时期的主题。孩子何时大小便,涉及到的是父母与孩子的第一次权利斗争。

        曾奇峰描述了一个细节,婴儿在小便之后,喜欢将自己的尿渍尽量扩大,这有点像狗喜欢到处撒尿以划分地盘一样,军事统治者享受开疆拓土,攻城略地的快感,与婴儿玩耍自己的大小便没有本质的区别。也有人说,大小便就是人类制造出的第一件艺术品。曾老师还指出,许多父母强迫自己的孩子从小学习诸如钢琴之类的特长,就如同控制孩子的大小便一样,是过度的控制欲在作怪。

生活中有一种现象,既与口欲期有关,又与肛欲期有关,就是唠叨。唠叨往往来自于父母,或者长辈。大概因为曾老师自己深受其兄的唠叨之苦,所以他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深刻的批判,甚至将唠叨称之为精神上的强奸。唠叨者在意识层面,似乎是因为关心和善意的提醒而唠叨,潜意识层面,却是在满足自己口欲期和肛欲期未满足的力比多需要,换句话说,他们其实是在享受唠叨的过程,却好像是在为被唠叨者付出。

除此之外,唠叨还是一种暗示,一种催眠:“你是一个不能照顾自己,不能为自己负责的孩子,你离不开我。”同时也是一种控制:“因为你不能照顾好自己,所以你必须得听我的,按我说的去做。”一方面,唠叨会引发被唠叨者的反感和愤怒,另一方面,如果暗示起效的话,被唠叨者最终可能真的会变成唠叨者口中的,不能照顾自己也不能为自己负责的,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这放映出了父母内心深层的矛盾:意识上希望孩子成长和独立,潜意识却害怕孩子独立之后,会离开自己。这是很多父母自身有的情结:害怕被抛弃。

有时,少量的唠叨并不会引发如此的反感,甚至有时会让一个人格成熟的人体验到一种快乐,做孩子的快乐。换句话说,一个人不能享受作为孩子的快乐,也说明他根本没有真正的成熟。

        曾老师还举了自己一个例子,他哥哥让他开车小心的唠叨。而这种情况真实的发生在了我自己身上,我也喜欢唠叨提醒女朋友开车要小心,要小心,结果她不久前真的出了一起不大不小的事故。或许,这也与我的唠叨不无关系。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依赖性人格。一个过分依赖的人总想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但这种依赖其实是控制的另一种形式。正如婴儿用自己的哭泣来控制自己父母的行为一样。可以说,依赖型人格是口欲期和肛欲期问题完美的结合。

        再来看看重头戏,俄狄浦斯期。一说到俄狄浦斯期,学过一些精分的脑子里冒出的大概都是弑父、恋母、性压抑等词汇。但是曾奇峰老师却着重讲了三大俄狄浦斯冲突:渴望成功和对成功之后惩罚的恐惧;男和女;生和死。

一个人如果在口欲期和肛欲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那么他可能会是精神病人或有人格障碍,如果他能基本顺利地通过这两个时期,他将进入到俄狄浦斯期,也就是神经症性水平。也就是说,三大俄狄浦斯冲突,是所有的人都无法避免的(不过科胡特却认为,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经历俄狄浦斯冲突)。

        三大冲突里,曾奇峰讲解得最为详细的是第一个:渴望成功和对成功之后惩罚的恐惧。对于俄狄浦斯来说,战胜父母迎娶母亲是人生重大的成功,但成功之后的惩罚也随之而来。

        这个冲突从侧面证实了一个观点:人的潜意识其实是相当有智慧的。因为这个冲突描述的,其实是一个世人皆知,却又常常为世人所忽略的,深刻的道理:乐极生悲。或是《老子》提到的“反者,道之动”。人们在享受快乐的时候,很少想到乐极会生悲,但是潜意识却从来不会忘记这一点。甚至在成功之前就会无意识地给自己设置阻碍,或者在成功之后进行自我惩罚。设置阻碍是害怕成功,自我惩罚则是在说:我都已经为成功付出过代价了,就没有必要再惩罚我了吧。

        据说一本叫《秘密》的书中有这样一种观点,一个人如果发自内心的想要成功的话,就一定会成功。而这个世界上之所有有那么多无法成功的人,其实是他们内心觉得自己配不上成功。人为什么会觉得自己配不上成功,甚至害怕成功?

        在听曾奇峰课程之前,我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原来比比皆是。例如产后抑郁症,生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抑郁症,其实是一个女人自己施加给自己的一种惩罚。

        曾奇峰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寓言:一个小官员很喜欢吃羊肉,他每个月都会吃掉一头羊。忽然有一天他获得了意外的提拔,升了官,高兴之余他决定每天都杀一头羊来吃。结果没过多久他就暴病而亡了。在阎罗殿报道时,阎王对他说,原本他是可以活得更久的,可是他今生只有享受500头羊的福分,由于他过早的透支了自己的福分,所以才缩短了自己寿命。

        “福分”是很多中国人都相信的东西。精分家也相信福分,只不过这种福分的大小不是由老天,或阎王,或命运来决定的,而是被童年经验所限定的。是一个人潜意识是否相信,自己能配得上如此大的福分。

        俄狄浦斯冲突的发现,意义最大之处不在于性的重要,而是关乎所有人的成功与幸福的尺度。成功和幸福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但也是很多人所害怕的。他们害怕的真正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自己让自己过得不幸福?这就涉及到了另一对冲突:生和死。

        什么是死亡?人为什么害怕死亡?

        因为死亡意味着消失,但相对于自身的消失,更可怕的是身边其他人的消失。人是如何确定自己的存在,或者说确定自己仍然还活着?就是通过“他者“。客体就像一面镜子,在投射我们的存在,当客体丧失时,我们体验到的其实就是死亡。

        人天生就会享受快乐,但我们的文化一直都在限制人类的快乐,而我们的父母就是执行者。当一个父母威胁孩子说:“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这种抛弃的威胁对于一个懵懂的婴幼儿来说,就是死亡的威胁。对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来说,死亡就是“不见了”。

        这种威胁其实从口欲期就一直存在。

口欲期:如果我咬了妈妈的乳头,妈妈可能会抛弃(离开)我。

肛欲期:如果我不能控制好自己的大小便,妈妈会抛弃我。

俄狄浦斯期:如果我有与性有关的活动,我就会死亡(客体回应的消失)。

再往后:如果我成长得太好,太独立,母亲就会抛弃我。

        曾奇峰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为了分离。一个父母如果不能容忍子女的离开,就会无意识地让孩子没法顺利的成长。

        一个婴儿如果足够幸运,他的父母给他提供了一种“抱持性环境”,能够让他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攻击性,以及享受力比多满足带来的快乐,他就会相信,即使自己很成功,很快乐,也不会遭受任何惩罚,这时他才会觉得自己配得上享受更大的幸福。那么,这个孩子就是有福分的。

        至于男和女的冲突,曾奇峰说的相对要少一些。他谈到的是:创造。

        大多数的创造发明貌似都是男人搞出来的。男人的创造力难道天生比女人强不成?其实不然,女人可以生孩子,可以造人,这才是最伟大的创造,而男人所创造出的一切诸如iphone手机,卫星火箭等等这些小玩意儿,都是在弥补自己创造力的不足罢了。

        不过,相比感受幸福的能力,创造力的重要性就该往后靠靠了。

 第一、我可以作为一个成年人,不用依赖任何人就可以活下去;第二、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有能力让别人给我帮忙。能做到这两点的人就能活得很好。

 第四讲:梦

梦,是学习精分永远不可忽视的内容。

在传统的精分理论中,梦分为三个部分:

1、 显梦:记得和描述得部分。

2、 隐梦:隐藏在显梦之后的潜意识冲突。

3、 梦的工作:连接显梦和隐梦,梦像一个”加工厂”,隐梦是原材料,显梦是产品。

 而梦有5种工作模式:

1、凝缩

2、象征

3、再度校正(删除,甚至颠倒不能再显梦中暴露出来的部分)

4、转移(置换,如梦到国家领导人可能是梦到父亲)

5、特殊表现(视觉化,将冲突变得可见,甚至是彩色的梦。)

 释梦的三个步骤:

1、 探讨梦里的情绪;

2、 探讨梦和现实冲突的联系;

3、 探讨梦和来访者的人格联系。

 如果梦是一家合资公司,这家公司的三大股东是:

1、 力比多和攻击;

2、 日常生活的碎片(现实冲突);

3、 梦的稽查员。

 解析梦的步骤:

1、 把梦具体的过程讲一遍

2、 就梦的情景和人物展开自由联想;

3、 纯粹的谈现实冲突;

4、 了解原生家庭及来访者的人格;

5、 来访者谈未来的生活和理想。

6、 谈来访者对咨询师的印象及二人的关系(治疗中谈移情)

 曾奇峰还谈到了一种独特的团体释梦的方法:一个学员被其他学员围在中间,对督导说出自己的一个梦境,然后让周围的学员描述各自的感受(主要是躯体感受),然后让叙述者再说一遍,看看和第一次相比,梦的内容,以及大家的感受都发生了怎样细微的变化……如此重复多遍,梦即被解析。

如果梦是一部电影,那么做梦者既是导演,又是演员,又是编剧,又是场记。梦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做梦者自己的事情。

        针对这个原理,意象对话的践行者提出了另一种释梦的方式:换个视角来讲述自己的梦。

        例如一个人梦见自己和姐姐在商场里逛街,忽然一个小偷偷了自己的包,然后自己又把小偷给抓住了。

 人会习惯地将梦里的姐姐和小偷都当成别人来认知,而事实上梦的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任何一件物体,都是做梦者本人。如果这么做梦者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小偷,以小偷的视角来重新描述自己的梦,并且体验小偷的感受,他就会对自己的梦的意义产生新的认识和体验。

还有一点,精神病人不会做梦,这是一个连精神病医生都可能忽视的常识。

        最后,不是所有的梦都有意义,都值得被分析。

 PS:梦的一些普遍性象征举例:

肮脏的梦的三种解释:

1、 道德冲突(要幻想还是不要幻想);

2、 要亲密还是要独立的冲突;

3、 施虐还是受虐

梦见被追杀,体现的是潜意识里的敌意。

梦见牙齿脱落是对攻击的压抑。

毛毛虫象征着对亲密关系的矛盾心态。

梦见蚂蝗之类,边界被侵入。

老鼠:肮脏的,可怕的性象征

 第五讲:温尼科特与客体关系学派

温尼科特讲的最多的,就是母婴之间的爱恨情仇。

温尼科特认为:根本就没有婴儿这个东西,存在的仅仅是母婴间的关系。

母爱是人类最推崇,最喜欢歌颂的一种情感。但是温尼科特的理论首先就是石破天惊:母亲都会在潜意识里恨自己的孩子。而好的母亲可以意识到这种恨意。

他甚至提出了正常的母亲恨自己孩子的十七条理由(附在本文的末尾)。

温尼科特提出这种惊世骇俗的言论,并不是要否定母亲对孩子的爱,也不是想要挑拨母婴之间的关系,而是为了让母亲能为孩子提供更有利于孩子成长的爱。

妈妈要在孩子恨妈妈之前,先开始”恨”孩子。

只有这种”恨”,才能产生a gentle push(温柔的一推),才能避免母婴之间共生,融合,或者说一体化,才能让孩子走向成熟和独立。很多父母呕心沥血地爱自己孩子,而孩子却十分叛逆,甚至讨厌自己的父母(尤其是在青春期),殊不知,父母的这种爱就是孩子恨意的源头。

 关于这种恨意,曾奇峰还举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

        “大概十多年之前,有一个妈妈带了一个5岁的男孩到我这儿来做治疗。这个男孩的问题是只要一接触到白纸,就有全身发抖的感觉,像触了电一样。“
        起因是这个孩子在青少年宫参加绘画班,那天老师安排的作业是画苹果,而这个孩子想画猴子,但是老师坚决不让他画猴子,而只能够按照素描的要求按部就班地从苹果开始画起,并且把那个孩子训了一顿。
        这个孩子当晚回去再摸到白纸的时候,就出现了全身触电般的紧张的症状。在我知道这个病因之后,就觉得这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我当时就给这个孩子说:“现在妈妈、我、还有老师,在绘画这个问题上面绝对不再干扰你,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

然后这个孩子就说:“那我天天画猴子。”

我说:“好啊,你就天天画猴子,好不好?”

他说:“好。”

过了一会儿,我拿了一张白纸给他:“你再摸一摸,还有没有电?”

他一摸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过了两个月,这个妈妈又把这个男孩叫到我这儿来说,这个孩子又出现了这个问题已经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直接的原因。

我就跟他说:“叔叔教你一个简单的办法,可以把身上的电放到地底下去,这是一门功夫,别人我都不会教的。”

然后那个小男孩听着我要教他独门绝技,他觉得非常的高兴,他就说:“好啊!”

我说:“我马上给你一张白纸,你身上肯定就会出现触电的感觉,对不对?”

他说:“是。”

我说:“这个时候,你就暗自发功把脚趾这样一抓,然后心里默默地说一个字,走,那个电的感觉就会传到地底下去。”

他说:“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就找了一张白纸给他,然后明显得看得出来,他全身在抖,然后我就跟他说:“发功。”他真地在我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做了我刚才交给他的那些动作,然后全身的颤抖的感觉立即终止。他非常地高兴,觉得自己学了一门功夫。

然后我继续沉醉在自己的自恋性的满足中间,就让他们母子两个拿着收费单走了。

过了20分钟我下楼去,护士跟我说:“刚才那个妈妈真的是很有问题。”

我心里一惊,问:“怎么了?”

护士说:“这个妈妈拉着这个孩子的手下来,还不相信她儿子的这个毛病被解决了,她在护士办公室拿了一张A4的白纸,塞在她儿子的手里面说,你再摸一摸,真的就没电了吗?我不相信这么快就治好了,不可能。”
        我心里当时一惊,我估计我体会到的是那个小孩的触电的感觉。
        因为听到他妈妈在护士办公室所做的这个事情,让我强烈地感觉到这个妈妈内心里面非常地希望孩子有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孩子都是为妈妈生病的。

 

温尼科特最为重要的一个术语:Good enough mother。曾奇峰将之翻译为“ 60分妈妈”。

在孩子感受到了最大恐惧和威胁的时候,母亲还没有出现。(0分妈妈)

在孩子每次面临恐惧和威胁之前,妈妈就出来干涉。(100分妈妈)

在孩子体验了恐惧和威胁,感到绝望之前,这时候母亲出现并给予支持和安慰。(60分妈妈)

100分的妈妈,其实和0分的妈妈一样糟糕。

曾奇峰甚至将“60分“这个概念引申为了一种人生哲学:100分是残缺,60分才是真正的完美。

 温尼科特还有一个重要的观点是有关“镜映”的。通过对数以万计的婴儿进行观察研究,他发现对于一个一、两岁的婴儿来说,看着妈妈的脸,看到的其实是婴儿自己。孩子每天都在被妈妈的脸催眠。(妈妈开心,我就是好的;妈妈不开心,我就不好,要倒霉了)由此可见,如果一个母亲患有产后抑郁症,对她的孩子将会有多么深远的影响。

 “过渡性客体”是温尼科特的提出的另一个概念。大拇指其实是孩子的第一个过渡性客体。婴儿需要有一种对自己的过渡性客体有一种能够完全控制的感觉,如果一个母亲在趁孩子不在时,将他的玩具熊洗得非常干净,这种做法可能会让孩子的人格破碎。

还有就是“抱持性环境“:在婴儿的自体满足中给予认可,也可以在其经受挫折时给予保护。

曾奇峰将其形象的描述为给孩子“穿大鞋“,相反就是”穿小鞋“,让孩子觉得自己动则得咎。

母婴间隙(span):母婴之间再亲密也要有间隙,其实就是边界。容忍间隙的存在就是信任,是创造性的来源。母婴之间40%的间隙就是创造力滋生的空间。

最后说一说温尼科特的五个治疗要素:专业设置,治疗环境或氛围,允许病人表达情感创伤,允许病人表达攻击性,重建病人的自恋感。

 第六讲:比昂的临床思想

对于比昂,我之前没有系统的了解和学习过,所以只有简单的罗列一下课程里的要点内容。

比昂对传统精分的几个颠覆:

1、理解问题的原因,可以帮助解决问题,但理解问题的原因却不能保证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不要过分注重决定论)

2、将“意识&潜意识”用 “有限&无限”取代。

精神分析师要做的事情就是将有限的东西压缩在有限里面,不要让它朝无限的方向发展。(就事论事)

   3、人不仅仅只有趋乐避苦的本能,还有面对痛苦,承受痛苦的本能。

让一个人承受自己理应承受的东西,这是对一个人最高的尊重。

   4、梦是碎片的整合。

   5、不要只是和来访者讨论过去和未来,一定要回到现在,

   6、比昂:最好的治疗师永远不会问问题。让来访者自己决定开放自己内心的方向和速度。咨询初学者都是在用提问来缓解自身的焦虑。作为咨询的初学者,可以试着对自己这样要求:绝不做咨询中先开口说话的那个人。

   7、”0”的术语:了解什么,必须先成为什么

   8、α元素(孩子承受得了的情感)和α功能(将β元素变成α元素的功能)

β元素(孩子承受不了的情感)

情感反哺:母亲作为外挂容器,承接孩子承受不了的情感,加工消化,将之变成孩子能够之后,再反哺给孩子。

将孩子说不出来的情感进行命名,就是一种情感反哺,就是α功能的体现。=情感反应?情感被命名之后,就不再是原来的情感。

举例:孩子做了一个噩梦,将噩梦告诉妈妈。妈妈说,“你刚刚做了一个噩梦,现在很害怕。”这个回答比“别怕,妈妈在这里”要好很多。

 比昂:既没有主体,也没有客体,只有主客体间的链接;没有母亲也没有孩子,只有母婴关系。

强调链接,或者说关系,能使得咨询师的态度更加中立。

链接是什么?包含三对东西:

L和-L;爱和负爱

H和-H,恨和负恨

K和-K。知识和负知识(关于心灵的知识)

负爱/恨:压抑的爱/恨

负知识:关于心灵的知识没有用在探索自身,而是和其他人竞争、对抗。

 第七讲:科胡特与自体心理学

科胡特和他的自体心理学是我最熟悉的。在这个课程里,我收获最大的还是曾奇峰所列举的,大量的生活中的例子。

        极度的自卑的人,肯定也是极度自恋的,因为要全世界的人都讨厌自己,和要全世界的人都喜欢自己,是同样困难的一件事情。自卑者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太优秀了。对此,曾奇峰对自卑者给出了一句非常犀利的解释:你根本没有资格如此自卑!

对于自恋障碍,曾奇峰列举除了四种类型:

1、 自恋型人格障碍:

抑郁(只有我自己配和我玩);

对微不足道的事过于敏感(我的所有小事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疑病(我得的病任何人和仪器都检测不出来);

缺乏生活的风趣。

自己和自己玩多了的人必然会抑郁,治疗抑郁症就是要让他们能和别人多玩玩。自恋型人格障碍总是带有羞耻和屈辱,并且不能享受纯粹的人际关系,而只能带有功利心地去利用别人。毫无羞耻和屈辱感的人是没办法被治疗的。 

2、自恋行为障碍:性倒错,反社会行为,和成瘾行为。

3、融合饥渴型人格(这个就不多说了,我自己的体验就非常丰富。看,即使在写前面这句话时,我都是自恋的。)

4、逃避接触型人格:逃避接触与对赞美成瘾是一回事(我得不到时时刻刻的赞美,至少能让自己绝不处在别人的批评之中。)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身边自恋的人一下子多了很多?没错,科胡特认为,所有的人都是自恋的。

喜欢买限量版产品,吃珍惜动物的人是自恋(能享有这一切的我,和这些东西一样,是多么独一无二啊)。

        害怕撞衫的女人是自恋的(虽然我穿的不是限量版,但是我的品位应该也是独一无二的,别人的品位怎么能与我相比呢)。

        过分好面子,也是自恋的表现(我应该维持我形象的完美性,因为很多的人都在时时刻刻关注着我)。

还有过分追求安全感(别人都处在威胁之中,只有我不应该如此)。

某个伟人曾经说过:“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曾奇峰说这是一句最扯淡的话,过分谦虚的人其实最自恋(你看我多么谦虚,具有了这种优良的品质,你们永远都比不上我),谦虚得越多,人不是变得越来越虚伪,就是变得越来越猥琐,只有骄傲(显性自恋),才会让人体验到自尊和自我价值,才会让人进步!

就连“自我”这个被人类所发明的术语,本身就是人类自恋的体现:人类发明了一个可能连上帝都没法解释清楚的词语。

在曾奇峰的课上,他反复多次提到了科胡特的一句话:父母亲是什么人,比父母做了什么更加重要。

这句话在逻辑上其实是矛盾的。按照人格心理学的观点,一个人的行为模式,体现出的就是一个人的人格。父母是什么人,和父母的行为难道没有一致性吗?比如同样是打骂孩子,对孩子的成长会造成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吗?科胡特说:会。

这句话其实非常有精分的味道。精分和行为主义相比,更看重的是行为背后的动机。一个人格健康的父母即使做了和有人格障碍的父母一样的事情,但由于动机不同,他们散发出的气场也不一样,给孩子提供的成长环境的“味道”也不一样,最终教养出的孩子也不一样。

一个有人格障碍的父母,即使一切行为都是按育儿教科书上的标准来做,最终他们的孩子还是会有人格障碍。

父母亲是什么人,比父母做了什么更加重要。这句话告诉我们,作为父母,我们能为自己的孩子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我们自身人格健全,让我们自己活的幸福。这就是我们能给孩子提供的最好的精神遗产,就是最好的教育。

所有的理想化,都是在为攻击做准备(我崇拜你,是为了打倒你)。

 第八讲:防御机制

自我保全是生存本能的体现,活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需要防御机制,正如人人都需要用皮肤来保护自己一样。可我们为什么非要研究自己的防御机制?让它无意识地起作用就不行了?苏格拉底说:我比别人知道得多的,不过是我知道自己的无知。这句话同样可以换成:我唯一比别人强大的一点,就是我知道自己有多脆弱。了解无知才是衍生智慧的开始,而了解软弱则是衍生力量的开始。我们只有时时刻刻都能觉察到自己需要防御,自己正在防御,我们才能真正变得有力量。

防御机制是精神分析的重点分析内容,而分析的本质是什么?就是攻击。我们自己分析自己,或者邀请一位分析师来分析我们,其实就是在暂时性地卸除自己的防御,让我们处在攻击之下,而这种对攻击(分析)的承受,会让我们越来越有力量。

对于来访者防御,我们首先应该尊重,因为这是一个人活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世上,做出的了不起的成就。我们要做的,只是帮助人们将自己的防御变得更好,更成熟,更强大。

杰瑞姆·布莱克曼说,人类有101种心理防御机制。这个数字要表达的意思只有一点:人类几乎无时无刻不在防御之中,每一件事情都可以是一种防御。

曾奇峰的网络课程并没有将这101种防御机制统统讲遍,而是选取出了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

 (一)情感隔离(isolation)

个体把自己经历的事物和与该经历有关的痛苦情感隔离开来,不让自己意识到,以减轻或消除精神痛苦或不愉快感受的心理过程。

        在生活当中,我们问一个人: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可能很多人的回答会是:我现在没什么感觉。这就是典型的情感隔离。

        有时,我们会将人分为理智和感性两类。看起来,一个理智的人似乎就是缺乏情感体验的人。但是精神分析告诉我们,事实正好相反,越是极端理智的人,越是拥有着丰富和深刻的情感体验,他们之所以表现得理智,只不过是害怕被自己的情感所淹没,而采取了情感隔离的防御机制罢了。换句话说,所谓“理智的人”,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而另一个词语“理性”则是一个更加“高级”的词汇。“理”是情感隔离;而“性”从“心”,所谓理性的人,就是既能很灵活地运用情感隔离这一防御机制,又能在其他时刻,充分体验自己的情感,顺从自己本性的人。所以说,精分所追求的“理性主义”,绝不是“无情感主义”。

        生活中,还有哪些时候,我们是在运用情感隔离呢?

1、一个咨询师给自己的来访者下了一个诊断,就是一种情感隔离:他是病人,所谓我没必要对他的行为感到生气。

2、所有的仪式化行为,包括强迫性行为,都是情感隔离,如“我在通过完成葬礼的仪式来表达哀伤,以确保我不会被我的哀伤所摧毁”、“我在反复的洗手,所以我不会被我的死亡恐惧所吞没”。

3、当父母亲在和孩子谈学习的时候,他们作为父母的情感体验就被掩盖了。这是可能中国最常见的情感隔离。“跟孩子谈学习是一件很正经,很严肃的事情。这时我不用考虑,当孩子学习不好时,我究竟是应该爱他,还是应该恨他的矛盾情感体验。”

4、作为一个心理学的学习者,每当我运用一个理论来分析自己时,其实也是一种情感隔离:“我已经用高明的理论分析和解释过我的脆弱、无助和恐惧了,这样我就不需要再去细细体会他们”。

情感隔离的例子远不止这些,它是一种非常成熟的防御机制,能够保护我们不被强大的情绪所吞没,但长期过度的使用,只会使我们更加脆弱。正如一个天天被厚重盔甲所遮挡的皮肤,总是要比天天裸露在外的皮肤要娇嫩。

 (二)反向形成(reaction formation)

李小龙说:我们没有几百种防御机制,所有的防御机制都可以理解为反向形成。我觉得这句话时有道理的。

        所有的防御机制其实本质上都是一种:自欺、欺人。而反向形成就是最好的体现:我们往往用相反的行为和言论来表达我们真实的内心,以防御抑郁、绝望、焦虑等各种负面情绪。(从这点看,反向形成和情感隔离本身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关于反向形成,曾奇峰举了大量的例子,总结归纳一下,其实并不复杂。

1、我们会用讨厌来代替喜欢(态度、情感上的反向形成);

2、用攻击来代替亲密,用过分的客气来掩饰敌意(行为的反向形成);

3、用语言的强调来代替匮乏(言语上的反向形成)。

一切过度的情感、行为、言论,都是反向形成。弗洛伊德说,被禁忌的就是被需要的。而最理想的状态是“可也不可”。这其实是一种潇洒的人生:我随时准备着迎接你的到来,我不抗拒你,也不害怕你。

反向形成的精髓就在于:所有相反的两个极端,其实都是一回事儿,例如,过犹不及。二者都是互为表里,都是一体两面。

 (三)投射

将我的感受和想法,加到另一个人或事物身上。本质上是自身的“好坏分裂”:我不想要的,统统都是你的。

边界不清其实就是投射的结果。

一个关于边界的实验:将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放在一个房子里,给这个大孩子一个苹果,他将苹果吃了一半,当着另一个小孩子的面将苹果放进一个篮子,然后对小孩子说,我待会还要吃这个苹果,然后就离开了房间。接下来进来一个工作人员带来另一个篮子,并且将吃剩的苹果转移到新的篮子,然后问这个小孩子,大哥哥待会会在哪个篮子里找他的苹果,小孩子会说在第二个篮子里找(我知道了,就代表你知道了)。

 (四)认同

认同的本质是追求确定性以避免焦虑。(我和你一样了,所以我就不用难受了。)

        创伤后应激障碍如果长时间持续,其实是一种替代性创伤,向受害者认同的结果。

 (五)投射性认同

        唯一需要两个人来完成的防御机制。

        投射是一种催眠,而投射性认同则是另一个人对催眠的接受和完成,意味着投射者催眠成功。

        防御的种类远不止这几种,但防御的精神都是一样的:趋乐避苦。 

        最后,精分研究防御的目的,并不是要消除防御,而是为了在觉知的基础上,更有效的、更灵活的运用防御。防御过度的人可能会有问题,而防御不足的人问题会更加严重。

 第九讲: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治疗设置与自由联想技术

实证研究表明,咨询的效果,15%由安慰剂效应决定,15%有治疗流派决定;30%由治疗设置起作用,40%由治疗关系起作用。

在精分的治疗过程中,设置会直接影响到关系的建立。由此可见,精神分析师对治疗设置的坚持,绝对不是没有缘由的。

        具体的治疗设置有以下几点:

1、收费:心理咨询和治疗不是施与或援助,而是关系完全平等的职业化行为,收费是完全必要的。

2、地点:专门的、固定的地点。咖啡馆等公共场合绝不是好的选择。

3、时间:一周一到两次为宜,曾奇峰认为一次50分钟是最佳的选择,理由是50分钟是人类能够完全集中注意力的极限时间,50分钟的设置是从效率和经济的角度考虑最佳的选择。但是根据我自己做成长的经验来看,50分钟的设置并非绝对的。不管时间长短,一定要是提前约定好的固定时间段。

4、预约: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哪怕咨询师恰好临时有时间,坚持重新预约一个时间也是有必要的,预约就是关系的开始。

5、避免双重关系:不到万不得已,咨访之间尽量不要有咨询时间之外的联系(危机干预时除外)

6、疗程:短程精分治疗,30至40次谈话一个疗程,不能在症状刚消除后就马上终止咨询。曾奇峰:你的症状一好就不再继续到我这来,你好像是害怕我把你抛弃,你说你不来实际上是对我的一个试探,我不同意,我们必须坚持完三十次。……病人:我可以付钱但不来咨询吗?曾奇峰:刚才,我好像只是轻轻拽了你一把,你却死死地将我抱住。

7、理论:初学咨询需要一个治疗取向,不要轻易说自己是:无招胜有招。一个治疗师的风格要配得上人格和技术水平。

       曾奇峰:自由联想的技术,就像在伸一个心灵的“懒腰”。

        自由联想诱导语:从现在起我尽量不说话,我尽量听你说,你可以把你想到的一切告诉我,我不会对其做出任何好坏的评论。

        要点:节制自己说话的冲动,提供均匀悬浮注意(节制、中立、匿名):

(均匀:不抓重点,不做归纳,不做总结)

(悬浮:两个咨询师,一个坐着听,一个悬着看)

        自由联想可以一连做几次,十几次,甚至更多。

        咨询师就是一个全身心看风景并如实汇报风景的人。

PS:对递纸巾的分析:当一个人伤心地哭时,另一个人递上纸巾,潜意识上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你擦擦眼泪,别哭了,因为你哭着让我也很难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