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老师心理在线

 
 
 

日志

 
 

心理故事:抑郁症患者自愈:我只是原谅了自己  

2015-09-16 15:2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故事:
十年
抑郁:往外破碎,往内新生!从小我的家庭不太安静,童年是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和被忽略的孤寂中度过的。年幼的我曾企图用满书包的奖品让父母停止争吵,却未奏效。于是,我选择以各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折磨自己的方式去降低父母的争吵频率,寻求关注。
十几岁时,我不穿校服,不交作业,装病不上课,上课玩游戏、睡觉,和男生打架……为寻求安全感,我做让人难以靠近的事情:抽烟、纹身、钉唇钉、化烟熏妆;我厌世、孤僻、独来独往、与世界全然隔离;我暴食、厌食、常年无法入睡,精神恍惚,片段性失忆。我因
抑郁引发器质性障碍,窦性心律不齐,成日地心绞痛,病毒感染住院21天,被抽骨髓,做颈部穿刺治疗,每天七个吊瓶、抽几十管血……
孤独和
抑郁在父母的争吵声和我叛逆的成长中慢慢滋生,像细菌随岁月吞噬了我对爱、对所有美好的向往;对家庭、婚姻、爱情,都种下了自己不曾发觉的绝望。
2009年割脉这年,是离家在外漂泊的第八个年头,也是我
抑郁症最严重的时期,所有安眠药都失效,每天都只能闭眼睡1-2小时。前后两次割脉自杀,未遂。
一路上与无数人相遇相错,我在一个又一个面具之后,找不到真实的自己,当面具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我的生命如玻璃碎了一地,感觉每一片碎片都是我,可又都拼凑不出、
映射不出一个真实的我。生命为何会碎裂至此?这时,我知道我走到了抑郁症最危险的阶段:自我毁灭。经历过这个阶段的抑郁症患者,要么一去不复返,要么痛到死,才活过来。
我心理故事:
十年
抑郁:往外破碎,往内新生!从小我的家庭不太安静,童年是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和被忽略的孤寂中度过的。年幼的我曾企图用满书包的奖品让父母停止争吵,却未奏效。于是,我选择以各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折磨自己的方式去降低父母的争吵频率,寻求关注。
十几岁时,我不穿校服,不交作业,装病不上课,上课玩游戏、睡觉,和男生打架……为寻求安全感,我做让人难以靠近的事情:抽烟、纹身、钉唇钉、化烟熏妆;我厌世、孤僻、独来独往、与世界全然隔离;我暴食、厌食、常年无法入睡,精神恍惚,片段性失忆。我因
抑郁引发器质性障碍,窦性心律不齐,成日地心绞痛,病毒感染住院21天,被抽骨髓,做颈部穿刺治疗,每天七个吊瓶、抽几十管血……
孤独和
抑郁在父母的争吵声和我叛逆的成长中慢慢滋生,像细菌随岁月吞噬了我对爱、对所有美好的向往;对家庭、婚姻、爱情,都种下了自己不曾发觉的绝望。
2009年割脉这年,是离家在外漂泊的第八个年头,也是我
抑郁症最严重的时期,所有安眠药都失效,每天都只能闭眼睡1-2小时。前后两次割脉自杀,未遂。
一路上与无数人相遇相错,我在一个又一个面具之后,找不到真实的自己,当面具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我的生命如玻璃碎了一地,感觉每一片碎片都是我,可又都拼凑不出、映射不出一个真实的我。生命为何会碎裂至此?这时,我知道我走到了
抑郁症最危险的阶段:自我毁灭。经历过这个阶段的抑郁症患者,要么一去不复返,要么痛到死,才活过来。
我最后一次割脉自杀未遂,昏迷在急救手术台上,虽昏迷,意识却异常清醒,感觉到医生用针将我见骨的伤口缝合、拉扯,听见医生嘴里一次又一次低喃着:“这姑娘怎么下得去手!”很多人看见我左手腕上那道曾深到见骨,而今在时光中逐渐痊愈的伤口时总会问:“你当时哪来的勇气,你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惧怕活着?”每次我都回答:“割脉不需要勇气,活下去才需要莫大的勇气。”这样简单的问答后,总是长时间的沉默。
在昏迷的时刻,所有我爱的人一一浮现在脑海,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看着我,好似给我力量,要我活下去。我听见自己对他们和身旁急救的医生说:“对不起。”最后,我听见了自己对自己说:“对不起。”
是的,在那个生死关头,我只是,原谅了自己。原谅自己因为渴望爱又惧怕爱而对自己、对所爱的人造成的种种伤害,原谅了生命剧本没有彩排,没有一再达到梦想中的完美境地。一种强烈的想要自愈的心愿在心中蔓延,我看见一束微光照进黑暗里。我知道是时候走出来了,十年,即使再深的绝望,再暗的黑夜,也到了尽头。
后来,偶然间听到黛青塔娜的《寂静的天空》,前奏才刚响起,空气中的宁静便瞬间凝聚。当歌声从似远似近的空间传来,我知道我在音乐中找到了灵魂的归属。黛青塔娜的歌声,如一条回归灵魂的线索,于2010年初次相遇,便在我心里埋下了西行的种子,并在今后的旅程中陪伴我一路。
2012年,我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背包一路徒步、搭车86天到了西藏。我在川滇线广阔的天地间看见蓝天、感受大地、触摸枯树、目睹春临路旁的油菜花田;在贵州无尽的环山公路、318国道上一座座雪山垭口、大理苍山、洱海、徒手攀爬的无数斜坡间感受天地无碍的包容。
抑郁症患者独有的敏锐,对万物总有种说不出的联结,虽常年封闭自己,但一朵花开、一片叶落都能触碰到内心最深的柔软之地。
这些年来,我用离开自己的方式画了一条和世界的分隔线,与人、与万物、与自己失去了最纯然的联结。所以我才那么不快乐,感觉那么缺残。86天我在不断向前的脚步间往内收获力量,过往那些悲伤的记忆,困束了我十年之久“我不值得被爱、拥有爱”的执念彻底消失。天地让我看见了空间的意义,我摊开紧握的双手,接纳一切事物本来的面目,接纳自己。如天空,会有雨,会有云,会有日出,会有日落,这一切是天空生命的一部分,但也无法阻挡天空真实的本性,它自在,它本就圆满。
最后一次割脉自杀未遂,昏迷在急救手术台上,虽昏迷,意识却异常清醒,感觉到医生用针将我见骨的伤口缝合、拉扯,听见医生嘴里一次又一次低喃着:“这姑娘怎么下得去手!”很多人看见我左手腕上那道曾深到见骨,而今在时光中逐渐痊愈的伤口时总会问:“你当时哪来的勇气,你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惧怕活着?”每次我都回答:“割
脉不需要勇气,活下去才需要莫大的勇气。”这样简单的问答后,总是长时间的沉默。
在昏迷的时刻,所有我爱的人一一浮现在脑海,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看着我,好似给我力量,要我活下去。我听见自己对他们和身旁急救的医生说:“对不起。”最后,我听见了自己对自己说:“对不起。”
是的,在那个生死关头,我只是,原谅了自己。原谅自己因为渴望爱又惧怕爱而对自己、对所爱的人造成的种种伤害,原谅了生命剧本没有彩排,没有一再达到梦想中的完美境地。一种强烈的想要自愈的心愿在心中蔓延,我看见一束微光照进黑暗里。我知道是时候走出来了,十年,即使再深的绝望,再暗的黑夜,也到了尽头。
后来,偶然间听到黛青塔娜的《寂静的天空》,前奏才刚响起,空气中的宁静便瞬间凝聚。当歌声从似远似近的空间传来,我知道我在音乐中找到了灵魂的归属。黛青塔娜的歌声,如一条回归灵魂的线索,于2010年初次相遇,便在我心里埋下了西行的种子,并在今后的旅程中陪伴我一路。
2012年,我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背包一路徒步、搭车86天到了西藏。我在川滇线广阔的天地间看见蓝天、感受大地、触摸枯树、目睹春临路旁的油菜花田;在贵州无尽的环山公路、318国道上一座座雪山垭口、大理苍山、洱海、徒手攀爬的无数斜坡间感受天地无碍的包容。
抑郁症患者独有的敏锐,对万物总有种说不出的联结,虽常年封闭自己,但一朵花开、一片叶落都能触碰到内心最深的柔软之地。
这些年来,我用离开自己的方式画了一条和世界的分隔线,与人、与万物、与自己失去了最纯然的联结。所以我才那么不快乐,感觉那么缺残。86天我在不断向前的脚步间往内收获力量,过往那些悲伤的记忆,困束了我十年之久“我不值得被爱、拥有爱”的执念彻底消失。天地让我看见了空间的意义,我摊开紧握的双手,接纳一切事物本来的面目,接纳自己。如天空,会有雨,会有云,会有日出,会有日落,这一切是天空生命的一部分,但也无法阻挡天空真实的本性,它自在,它本就圆满。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